所有分类
所有分类
校园青春
玄幻小说
重生小说
都市言情
古典武侠
  • 小说分类
  • 所有分类
  • 校园青春
  • 玄幻小说
  • 重生小说
  • 都市言情
  • 古典武侠
双瞳
27 2019-09-02 21:08:13

庄睿在几年之前曾经看过一个香港拍摄的恐怖片,名字就叫做双瞳,内容他有些模糊了,好像是个鬼片,说的是眼生双瞳的人可以看破阴阳两界。


看过那片子之后,庄睿当时还对眼生双瞳的人产生了兴趣,去查了不少的资料,发现历史上记载真正有双瞳的只有四人:仓颉、虞舜、项羽、李煜,在上古神话里记载有双瞳的的人一般都是圣人,在古代被认为是一种异相、吉相,象征着吉利和富贵,往往是帝王的象征。


钱谦益在《徐州杂题》上所作的中就写道:“重瞳遗迹已冥冥,戏马台前鬼火青。十丈黄楼临泗水,行人犹说霸王厅。”


庄睿在彭城家中的老宅子,就距离戏马台不远,散步几分钟就走到了,小的时候庄睿经常翻过墙头去那里面嬉闹游玩,看里面展示的古代青铜剑,将士甲胄,所以对这首诗的印象很深刻。


但是庄睿后来曾经看过一些现代医学上的解释,说这种情况是属于瞳孔发生了粘连畸变,现代医学认为是早期白内障的现象。由于眼珠子颜色浅,看上去就象是大瞳孔套小瞳孔,所以叫双瞳,也称之为重瞳。


不过庄睿感觉自己眼中的变化和上面说的都不一样,他只有在眼中那道凉气流转的时候,才会出现双瞳,而且所产生的双瞳并不是大瞳孔套小瞳孔,而是双瞳并列,并且也没有在书上看到以前那些眼生双瞳的人,有着可以透视看穿别人衣服的异能。


庄睿可以百分一百的肯定,自己以前的眼睛绝对没有出现过双瞳的现象,这也就是说,双瞳是在自己受伤之后出现的,不过庄睿对那件抢劫事件的记忆,就只到眼前出现火光的那一刻,再往后,他醒来就躺在医院里了,那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,他也是不得而知了。


重新拿起了镜子,庄睿又开始观察了起来,和上次一样,虽然眼中的那道气息随着目光射到镜子上,但是镜子没有任何改变,目光也没有穿透镜子,庄睿只是感觉到,那道气息似乎在镜子外圈游走了一圈之后,就缩回眼中。


不甘心的庄睿又找出来一本书,是二月河著的《康熙大帝》,没事的时候庄睿很喜欢看些历史类的书籍,这套书是他前不久刚买的,还是他让老大去他住的地方拿到医院的,在医院母亲经常会读给他听,用来打发时间,这次出院并没有返回在中海的住处,也就带在身上了。


庄睿将厚达500多页的《康熙大帝》放到眼前,并没有翻开,然后凝聚眼神看了过去,依然是先闪现出一片青绿色的光芒,和前几次一样,极为短暂,青色的光芒过后,眼中的那道气息也接触到了书本的封面。


庄睿的心中微微有些紧张,如果只能看穿衣服的话,那么作用将不是很大,难不成只把眼睛的特异之处用作于偷窥啊,庄睿自问还没有这么下作。


当眼神看到书页上的时候,庄睿松了一口气,因为康熙大帝这四个大字在瞬间变得模糊了起来,就像是冰块在水中融化一般,只是速度快了很多,几乎是在瞬间,庄睿面前画面上的那个身穿龙袍、端坐龙椅的人物就消失不见了,再次出现在眼前的画面却是一行行密密麻麻的黑字体,清晰无比。


是第三百九十七页,在将凉气收回的时候,特意留意了一下页数,凉气回到眼睛中后,庄睿也未感觉到有什么不适的地方,连忙将书翻到了第三百九十七页,上面熟悉的文字也让庄睿坚定了心中的判断。


重新拿起书,放置在距离自己一米左右的地方,再次看了过去,庄睿惊诧的发现,那道气息并没有接触到书本,距离还有十几公分的时候,居然自行回转到眼中,而目光所及,只能看到书的封面,没有了那道气息,却再也无法透视进去了。


庄睿开始忙活了起来,火车包厢内的所有物品都成了他的实验对象,就连铁皮水壶都没有放过,看物品时的距离也是由近到远,好在看死物并不没有消耗到眼中的凉气,庄睿折腾了一个多小时,这才消停了下来。


经过几次的实验,庄睿将自己的发现归类了一下,首先一点就是自己眼中的凉气在作用于人体的时候,会消失掉不少,虽然对自己手臂做的实验显示,那道凉气对于自己的手臂是有益无害,但是对于自己的眼睛却是有伤害的。原本充斥在眼中四周的凉气,经过早上和刚才的消耗,现在只有薄薄的一层贴附在眼睛之中了。


经过这十几天的时间,庄睿已经习惯了凉气在眼中的存在,它可以让自己的眼睛随时都处在一种难言的、但是很舒服的状态下,这种气息对眼睛的好处是不言而喻的,庄睿并不想将其耗尽使之消失不见,所以庄睿也没有再敢用身体来做实验,不过眼中气息对于人的身体是有好处的这一观点,在刚才的实验中得到了证实。


其次就是运用眼中的气息,可以穿透类似衣服,书刊等结构分子简单的物品,在刚才的实验中,包厢内的物体除了被子衣服和书籍之外,别的东西,像是铁皮,玻璃,三合板的车壁等密度比较大的物体,都是眼睛中那道凉气无法穿透的,不过在看向这些东西的时候,也并不会消耗那股气息,这让庄睿安心了不少。


再有就是那道凉气随着目光逸出眼睛之后,是有距离限制的,如果在八十公分左右的距离没有接触到别的物体时,那股气息就会自动的返回到眼睛之中,同样,数量不会增加也不会减少。


忙活了一个多小时之后,庄睿感觉到眼中这气息仿佛有灵性一般,干脆给它起了个名字,就叫做灵气。


摸清了这几点规律,庄睿有些头疼,因为眼中的这股灵气颇有点神出鬼没,只要自己凝神看向一件物体的时候,它都会随着目光出来,并不受自己的控制,或者说自己现在还没有办法控制,视物的时候倒是无妨,对物堆对己都没有什么伤害,但要是看人的时候,那对自己就不妙了,当务之急,是要想个办法能控制住这道灵气。


“好像自己有一次是可以收回灵气的……”。


想到这里,庄睿又拿起了那本书,将距离控制在自己眼前五十公分左右,凝神向手中的书看去,嘴里却是念念有词:“不要出来,不要出来……”。


同时脑中也尽量在想着让灵气留在眼中,就在他的目光落到书本上时,庄睿明显的感觉到那到灵气骚动了一下,但是随他所愿,灵气依然停留在眼中,并没有射向书本,也就是说,用自己的精神力,或者说思维,是可以控制住灵气的。


抑制不住心中的喜悦,庄睿高兴的笑了起来,要知道,虽然可以看穿别人的衣服是件很猥琐但也是很爽的事情,并且眼睛的变化似乎可以给自己带来一些什么,不知道能否透过即开型彩票看到里面的中奖号码。


“小睿,一个人在那傻笑什么呢……”,庄睿的笑声将沉睡的母亲惊醒了。


都市言情
后记
31 2019-09-02 20:44:42

伤痛从一个秋天延续到了来年的春天,我以为我会跟着郁金香路上的那些花花草草一起复苏,可是我依然活在那一场伤痛中无法自拔。


我总是会做梦,梦见那些没有负担,只有两小无猜的童年。我的童年一半灰,一半彩色,而陈艺就穿梭在这些彩色中,背着书包陪我上学,陪我穿梭在老巷子里,像一对金童玉女……


可是,每一个在黎明醒来的早晨,我都无法确定,自己是不是真的还爱着她。或者,我本身就是一个可以分裂的人,一半爱着让我拥有家庭的肖艾,一半爱着贯穿了我整个童年和少年时期的陈艺。


也或者,爱谁,不爱谁都不是最重要的,重要的是,有两个女人支撑起了我完完全全的一生,正因为她们的存在,我才敢在黑夜里,对着镜子,确认自己还是江桥。


……


那一天,上天一面残忍,一面仁慈,就在陈艺跳下去的那一个瞬间,赵牧拉住了她,然后又被我和肖艾合力拉了上来。


我至今仍不知道,在那千钧一发之际,赵牧为什么会有那样的转变,但他确实给了陈艺一次新的生命。


在这个事件之后,赵牧、李子珊、以及曾红帆,都被判处了五到十年不等的有期徒刑,算是恶有恶报……而陈艺因为惊吓过度导致精神失常,一个月后,被邱子安带到了日本进行治疗。


在这过去的大半年时间里,我曾见过一次于馨,她告诉我,她已经辞掉了演艺集团的工作,专心经营酒吧,在这过程中,她结识了一位酒吧歌手,并且为他怀了孩子,准备在今年的秋天结婚。虽然,她违背了当初对我许下的一定会等赵牧的承诺,但是我也没有因此责怪她,我认为她有权利选择自己的幸福。毕竟谁也说不清楚,到底什么是爱情,又是否值得海誓山盟!


……


又是一个星期后的黄昏,我在自己独自居住的屋子里收拾着行李,我会在五个小时后搭上去美国的飞机,我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去陪肖艾,还有不到一个月,她就会生下我们的孩子……


这是这段时间以来,唯一能让我感到期待和喜悦的事情……而伤痛这个东西么,总会有被时间冲淡的那一天。


整理的过程中,我发现了一个特别陈旧的手机,我已经记不清这到底是自己哪一年用过的。出于对过去的怀念,我找到了配套的充电器,然后为手机充上了电。


我就坐在床边,一边抽着烟,一边浏览着手机里面的东西。片刻之后,我在语音备忘录里发现了一段自己从来都没有在意过的语音片段。


我眯着眼睛,轻轻的点开了这音频……音频的一开始很安静,渐渐就传来了打呼噜的声音……我知道,应该是我在打呼,而有另外一个人录了这么一段音频。


快要尾声的时候,我忽然听到了陈艺的声音:“你个傻瓜,不能喝酒为什么还要替我挡这么多酒……我才不在意他们怎么看我,我只在意你这头猪……猪,我爱你……不管你以后喝多少酒,醉成什么样……你都一定要记得娶我,知道吗?”


眼泪模糊了我的眼睛,一些回忆渐渐涌上了我的心头……这一切,都是发生在陈艺大学毕业后的一次同学聚会后。那天,我替陈艺喝了很多酒,我并不只是单纯的想为她挡酒,我更想发泄,因为我觉得自己越来越配不上她……


假如


假如时间可以倒退,我在那天晚上就发现了这段音频,是否还会有后来发生的这一切呢?


谁能说得清呢?


毕竟我们只是生命河流中的一粒沙子,风浪一大,我们就会不由自主。难怪,我们总是会说,没有完美的人,也没有完美的生活!


所以,不管是肖艾,还是陈艺,都是我人生中,一枚带着瑕疵的钻石,而对于她们来说,我也一样,从来都不完美。 


……


背着包,拖着行李箱,在夕阳的余晖下,走在越来越繁华的郁金香路上,生命也好像变得无限漫长……


而在这漫长的生命中,我只是一场在春天飘落的雨,潮湿了老巷子,滋润了我的郁金香小姐!


都市言情